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TEJ新報】#32 中國企業_易見股份的供應鏈金融戲碼(2/2)

財金筆記— 中國企業_易見股份的供應鏈金融戲碼(2/2)

國上市公司,供應鏈金融區塊鏈第一股的易見供應鏈股份有限公司(600093,以下簡稱易見股份),從2014年實質控制人冷天輝將公司從傳統貿易切入供應鏈金業務,七年間三次異動實際控制人,最後在財報遲繳、資產大打減損又遭掏空的結尾,主管機關立案調查中,本文先以公開資訊推測公司舞弊手法,及三任實控人的角色。

一、 冷天輝為資本市場獲利,搭了供應鏈保理業務戲棚?

第 31期週報我們介紹了易見股份的公司背景、供應鏈及保理業務營運模式,我們分析後了解(參考表一):

  • 預付款為供應鏈業務主要資產,易見2020年底總資產中有12%為預付款項。
  • 2018年起的保理業務其他流動資產-應收保理款成為公司最大資產,於2019年底資產比重達8成。

表一:易見股份2015~2020年資產變化                      單位:百萬元

 

而表二所示,這兩項最大的資產在2020年前三季約保持在140億水準,但2020第四季單季就增加50億,達189億,但最後因收回有問題而打掉117.6億減損。包括75%付給供應鏈供應商的預付貨款(34.2億)、全部的房地產保理帳款(53.4億)及33%的其他保理帳款(30億)。

 

二、滇中產業集團為美化財務的和冷天輝唱雙簧?

2018年上交所開始關注易見股份。年初易見股份搭上區塊鏈行情,股價連五天漲停,2018/1/19交易所要求公司說明股價異常原因 ,2018/5/10上交所再對2017年年報發出問詢函,兩次問詢後當年度公司股價大跌。大股東九天控股在2018/10/7將19%的表決權委託給雲南有點肥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行使,九天控股之表決權因而由38.11%降為19.11%,這讓第二大股東滇中產業集團以29.4%的最高表決權比例成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為滇中新區管理委員會。事後看來,這可能是故意布的局。推測目的應在於將經營權留在和公司關係良好的大股東滇中產業集團手中。滇中產業集團自成立後就開始和易見股份有互有交易,這些交易目的很可能是要「美化」滇中產業集團財務狀況。

 

三、易見股份成為滇中產業集團包袱,雲南國資委接手目的?

滇中產業集團在2018年還未成為易見的控股股東時,就幫易見股份做業績,然滇中產業集團自己有財務壓力,對易見股份也沒辦法這樣一直支持下去,特別是2019年易見股份狀況越來越多。至2020/2/14易見股份公告大股東九天控股及控股股東滇中產業集團擬賣股給雲南省工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雲南工投),雲南工投因取得公司26%股權而成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將變更為雲南國資委

即便雲南國資委成為最大股東,仍未消除從2019年以來市場對易見的疑慮。質疑聲浪不斷之下,2020/8/25易見股份董監改選,雲南國資委還是正式入主公司。

雲南國資委接手目的為何?雲南省近幾年在科技的發展腳步緩慢,借重易見股份的區塊鏈技術是雲南國資委接手股權的原因。但實際上是否如此呢?雲南國資委是否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接手了燙手山芋?抑或是知情下進場整頓?有待事件之後續發展。

 

結論

易見股份三個實控人中有兩人意圖較明顯:雲南煤貿易商冷天輝為炒股,低價買進一家上市公司,把尋常的貿易買賣改裝為炙手可熱的供應鏈金融業務。滇中產業集團則為了讓自己財報好看,幫忙做業績並協助融資,而最後接手的雲南國資委真正意圖還待觀察。

中國上市公司變更實際控制人狀況常見,通常新實際控制人會進行資產重組,帶進新業務。不過易見股份的狀況並非如此,仍維持既有的供應鏈金融業務。除懷疑新實際控制人是否瞭解公司業務外,2018年及2020年兩度變更實際控制人後,重要子公司高管卻還是冷天輝時代的老班底,新實際控制人是否能掌控這些子公司也是問題, 此外,冷天輝哥哥冷天晴選在2020第一季辭掉易見股份重要子公司雲南滇中供應鏈及滇中保理的法定代表人一職,可能透露冷天輝2020年準備下車的訊息。

更完整的中國企業信用風險研究,請參考TEJ中國企業信用風險網站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