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買超台股的成因與影響

 

今年農曆春節以後,台灣股市自谷底回升,加權指數由5400多點漲至7600多點,漲升逾2200點,漲幅達40%。此期間外資扮演最主要的幕後推手,其角色遠比政府政策性作多,更為重要。

 

如附表一所示,今年1月初至419日止,三大外資合計在台灣股市買超總額高達816億元。如附表二所示,根據證管會發布的統計,外國專業投資機構(QFII)在民國83年買超台股192億,84年買超460.4億,85年買超987.92億,86年賣超386.2億,87年恢復買超304.97億,而今年4月至19日,總買超已達739.23億。照目前的趨勢推測,今年上半年外資買超很可能突破一千億大關,創下歷史新高紀錄。

 

如附表一所示,今年11日至419日止,外資、投信及證券自營商三大法人合計共買超881.26億,其中外資買超高達816.21億,佔法人機構總買超92.61%。相對而言,證券自營商買超93.41億,國內投信基金則賣超28.35億。也就是今年初以來這段2千多點的漲升行情,幾乎完全由外資所帶動,其它法人機構則按兵不動,基本上是散戶賣給外資機構的交易型態。也因此,許多人認為今年初以來,外資是最大贏家。自營商與投信均處於被動狀態,呈外資主導台灣股市的局面。

 

外資一般可區分為外國專業投資機構(QFII)及國內外僑、海外基金。如附表一所示,今年11日至419日止,QFII總計買超739.23億,國內外僑買超92.29億,海外基金反而賣超15.39億,也就是說QFII才是外資買超的主力。

 

QFII一般包括海外大型金融機構(退休基金、銀行、保險公司及投資公司),這些大型法人機構有較充分的情報與深入的研究,因此常能主導市場走勢。

 

如附表三所示,外國專業投資機構(QFII)從今年初至326日止,在台灣買超13.16億美元,在韓國買超11.41億美元,在印度買超4.02億美元,在菲律賓買超3億美元,在印尼買超1.74億美元。但馬來西亞則賣超4億美元,泰國賣超0.37億美元。前述數字顯示,外資確已重回東亞地區,而台灣、韓國是加碼的兩大目標。如果把時間再往前推,則如附表三所示,1998年外國專業投資機構在韓國買超高達38.07億美元,在泰國買超6.79億美元,在台灣買超6.49億美元,印尼買超5.26億美元。這也充分顯示,去年外資已回流東亞股市,而韓國是最早,且加碼最多的地區。

 

如果以全體外資(QFII,海外基金及境內外僑)合計而言,如附表四所示,今年初至49日為止,外資加碼最多的地區是日本股市,買超總金額高達224.41億美元,與去年賣超24.94億美元相較差別甚大。除日本外,外資對台灣買超17.02億美元,對韓國買超11.41億美元,對印度買超4.49億美元,對新加坡買超2.5億美元,對印尼買超1.81億美元,但對馬來西亞賣超3億美元。如附表四所示,外資買超越多的股市,漲升幅度越大,而馬來西亞因政治局勢不穩,外資賣超,股市並無起色。另1998年初迄今,外資在亞洲(含日本)地區合計買超284.9億美元,資金回流相當明顯,而日本、韓國、台灣及香港是最主要的標的。

 

附表五列示亞洲區(含日本)基金近一年投資比重之變化。過去一年亞洲基金投資日本股市之比重由24.7%大幅揚高到41.9%,投資澳洲比重由12.9%增至15.9%,對其它國家(包括韓國、台灣及東協國家)則仍持續滅少。這也顯示,外國專業機構(QFII)加碼東亞股市,幅度遙遙超過地區性海外基金。

 

我們推究外資回流東亞股市,其主要原因是這一地區的經濟已有明顯復甦的趨勢,最近國際貨幣基金(IMF),亞洲開發銀行(ADB),華頓計量經濟協會(WEFA)Concensus經濟預測公司等都不斷向上修正這一東亞國家經濟成長率預測值。(本刊本期另有專文分析)

 

外資流入台灣另一主要原因是各國政府逐步撤除管制吸引外資。如附表六所示,民國82年以來,政府曾8次放寬外資限制,其中尤以84年中至85年春,中共試射飛彈期間,四度放寬外資限制最為明顯,而隨後台灣股市亦大漲不已。而今年41日政府將單一外資投資單一公司股份上限,由15%提高至50%;全體外資投彈一公司股份上限,由30%提高至50%,也對外資有很大的激勵作用。

 

由於外資佔台灣股市比重僅3%左右,在亞洲各國股市中相對偏低,因此加碼的空間相當大。由過去10年的趨勢言,除極特殊的情況(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外資長期均處於買超狀態。而民國84年中共試射飛彈期間,台股跌破五千點;以及今年初台股跌破六千點,這兩個期間外資在台股均呈大額買超。相反的,1997年下半年台股突破萬點大關,外資則明顯站在賣方。此顯示外資對台灣股市係發揮穩定功能,因而朝野並無理由排斥外資。

 

就全球資金流向言,今年初迄今,美國股市與東亞股市表現最優,歐洲股市分表現平平。顯然在歐元啟動後,歐洲股、匯市表現不如預期,原流向歐洲的資金有回流亞洲及美國的跡象。而美國股市已走了8年的多頭市場,目前本益比偏高,相對而言,投資機構發現亞洲股市本益比很低,極具投資價值,這是國際資金回流亞洲的背景。如果美國股市回檔,只要幅度不大,對台股及亞洲股市影響輕微,但美股如崩盤,則衝擊在所難免。

 

在台灣當局進一步開放證券市場,外資蜂湧流入後,可預見台灣股市與國際股市的連動性會加強。例如台積電在美國所發行美國存託憑證(ADR),美股大漲推升ADR價格,外資套利買盤會自動使台積電股價上漲。也就是台灣電子股與美國科技股的連動性會明顯增強。至於台灣金融股等內需型股票,所受影響不大。最近外資頻頻加碼台灣各產業龍頭股如中鋼、長榮等,推測主要為祛避風險的買盤所致,可避免美股一旦重挫的不利影響。外資流入會使台灣國際收支順差額擴大,推估今年內新台幣有機會回升至132的價位。而央行干預匯市也會釋出鉅額準備貨幣,造成利率走低,長短期利率易跌難升。由於股市資金行情與景氣行情可期,再加上兩稅合一效果發揮,除權行情即將啟動,國人對今年國內股市實不必看淡。

Þ    轉下頁